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管家婆开奖现场直播60 > 正文阅读

上下班往返启东上海他常“蹭”ETC 逃费191次合计5000

发表日期:2020-10-02 20:10  作者:admin  浏览:

扬子晚报讯(通讯员王浩波朱殊敏记者刘浏)家住在江苏启东市,工作单位在上海,黄某每天开车往返两地上班。身为建筑设计师的他,却为了逃避缴纳每天上下班的高速过路费,使出“蹭”车过ETC的小伎俩,自以为不会被发现,在多次侥幸逃费之后,还是受到到了法律的惩罚。据统计,被告人黄某逃高速过路费共计191次。9月16日,经启东市检察院提起公诉,以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千元。

上班两地通勤跟车逃费成了他的“日常”

据黄某供述,2019年初一次他在经过ETC的时候,由于跟前车跟的比较紧,在ETC杆落下来之前便跟着前车过去了。这次偶然的经历使黄某意外的发现通过这种方式过卡口ETC不会被扣钱,自此尝到“甜头”的黄某便经常采用这种方式逃费。

一直在上海上班的他原本租房子住,但是后来嫌租房不舒服,干脆将上海租的房子退掉了,然后天天下班回家住。从这以后,黄某每天晚上下班,就从上海开车回启东,然后第二天一大早自己开车从启东到上海,这种来回上下班的方式一直持续到今年1月份被高速交警查获。有时从上海回到启东,晚上车辆比较少,跟不到车,黄某还会在快到收费站的位置,停车等待,直到有车经过,便立即挂前进档跟在前车后面过ETC。

工作人员都认识却拦不住

根据收费站工作人员的证言,黄某驾驶的车辆一般过收费站的时候都是将车前大灯关闭后紧跟其他车辆尾随通过ETC车道过收费站。有时候会直接冲过栏杆进行冲卡逃费,甚至有几次即将进入收费站的时候突然调头逆行回到高速主路上。不少收费员都知道这辆喜欢逃费的车辆,但是认得出却拦不住。

一些工作人员从半年前就发现这辆车跟车逃费,他们发现,值班时看见有车从上海方向亮着灯,到了之后忽然熄灯了,一看车到了交界处,就知道这辆车准备跟车逃费了。“有时候跟车逃费的时候会有警报响,但是这辆车已经走了追不到,有时候警报不响,我们人站在安全岛上示意他慢点,他也不停的,直接走了。”一位工作人员说。

多次进入高速黑名单曾被拦住两次缴费

据收费站工作人员介绍,有车辆逃费后收费处会将逃费的车牌号和车子特征录入江苏高速收费处的黑名单,录入黑名单的车不能出入高速,只有补交通行费后,该车牌及车辆信息才会从江苏高速收费处的黑名单移除,移除后该车才可以在高速公路上正常行驶。“涉案轿车曾经因逃费被多次录入黑名单,后该车车主补交过两次费用,每次补交后我们都将其移除了黑名单。这辆车基本上都是ETC通道的,难得有拿人工卡走人工通道的。”

记者了解到,小型客车从启东到上海江苏段总共收费25元,去程在崇启大桥收费站支付,回程在启东支付。2020年开始,江苏收费站取消,全程一次性收费,上海高东走到启东东,收费94元,从上海高东到启东南是92元。路径查询系统中有一笔405元消费是黄某准备ETC闯关,正好被工作人员发现拦下,让他单独走ETC车道,但是他上高速的时候也是跟车闯卡的,没有上高速记录,后来工作人员让他走人工通道,按照江苏最远地点计算让他交了405元。

通过打卡记录和监控计算逃费次数

今年1月19日,黄某驾车经过启东东收费站时,再次试图采用跟车过ETC的方式上高速,被高速交警当场抓获。8月5日,该案移送至启东市检察院审查起诉。通过调取高速收费卡口视频监控,对照黄某单位提供的上班打卡记录情况,认定犯罪嫌疑人黄某于2019年1月1日至2020年1月17日期间,共偷逃高速过路费共计191次,合计人民币5463元。

记者了解到,该偷逃次数只统计了启东东、启东南出口的次数,因为根据黄某的供述和证人证言,上海高东收费站存在车流量拥堵会免费放行情况。另外也无法判断他从上海高东收费站收费站的偷逃次数,由于存疑所以没有认定。

高速逃费看似占了便宜,但实际上却是一场“不划算的买卖”,更有可能涉嫌犯罪。检察机关经审查认为,黄某多次利用ETC收费杆落下比较缓慢的空当,尾随前车快速闯行,在他人未发现的情况下,采取秘密的方式将本应属于收费方的财产性利益占为己有,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财物的目的,数额较大,符合《刑法》盗窃罪的构成要件。

最后,检察机关提醒广大驾驶员朋友,侥幸逃费的心理切不可有,不要因为贪图小利而阻碍了人生这趟车的前进。

校对苏云

上一篇:只有等着被吃掉就好啦!
下一篇:没有了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