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铜仁旅游 > 正文阅读

美德关联面临新考验(国际视点)--国际--国民网

发表日期:2020-06-25 12:24  作者:admin  浏览:

  中心浏览

  近年来,美德关系频频受到冲击,两国在伊核问题、“北溪?2”自然气管道项目及军费开支等问题上都有不小分歧。美国白宫日前声称将大幅削减驻德美军数目,此举在德国等欧洲国家引起不小震撼,使美德关系面临新考验。

 

  美国总统特朗普6月15日称,将把驻德美军人数从当初约3.5万人削减至2.5万人,并责备德国在北约军费分担中奉献不足。舆论广泛认为,无论出于何种念头,美方流露从德国部门撤军的志愿,凸显了美国与德国等传统盟友之间的不合。不少专家以为,从德国撤出局部兵力的决议,更多是美方“敲打”德国跟欧洲盟友的一种手腕,也有出于美军调剂寰球安排的考量。

  “美方撤军决定是出于‘美国优先’原则”

  据多家美国媒体报道,美国总统15日在白宫用“拖欠债权”一词指责德国。他对媒体表示:“驻德美军多年来辅助德国应答俄罗斯的要挟,而德国却拖欠北约大批军费。”“这分歧理,所以我们要把驻军人数减少到2.5万人……在他们付钱之前,咱们会撤走大量军力。”

  白宫的表态在德国及欧洲引起不小震动。“德国之声”征引德国联邦议院外交政策专家尼克的话称,德国政府当时并未获悉美方这一表态,这是“很不寻常的做法”,“撤军纯洁是美国出于政治动机所做的决定”。德国驻美国大使埃米利?哈贝尔15日说,德国政府已正式获悉美军撤军的决定。他强调,驻德美军不单单是为了维护德国而是为了跨大西洋安全,并将驻德军事基地用于美国在非洲和亚洲的力气投送。

  目前,德国事美国在欧洲驻军最多的国家。德国岂但是驻欧洲美军的大本营,同时也是美军在阿富汗、中东和非洲作战的后方基地。有分析认为,削减驻德美军计划已酝酿许久。美国国防部2018年上半年表示,将调整驻欧美军的部署,评估驻德美军撤离或转移的详细计划。2019年8月,美国时任驻德大使格伦内尔威逼说,鉴于德国国防开支“不达标”,美国预备从德国撤军。据美国高等官员称,美国政府自去年9月以来始终在探讨撤军举措。本月5日,《华尔街日报》援引美国高级官员的话说,白宫已要求五角大楼在9月前从德国撤出9500名美军,同时将要求任何情形下在德美军人数不得超过2.5万人。

  美国媒体剖析称,“美方撤军决定是出于‘美国优先’准则,重要起因是德国军费增幅仍不能令美方满足”。此前,美方曾请求北约成员国,特殊是德国应将国防开销晋升到海内出产总值(GDP)2%的程度。固然德国近年来的军费开支已增至GDP的1.36%,但仍远低于北约设破的目的。

  “双方在多少乎所有重要问题上都出现沟通失败和分歧”

  近年来,美德关系磕磕绊绊。除了防务问题外,美国还就“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对德国进行制裁。两国在气象变更和商业争端等问题上,也存在诸多分歧。美国总统15日还表示,德国在贸易上“不公正”看待美国,并且每年斥巨资从俄罗斯入口能源。他还说,德国在贸易上对美国的立场“十分恶劣”,他对与欧盟的会谈不满意。

  德国政府发言人赛贝特日前表示,鉴于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德国总理默克尔不会前往美国加入七国团体峰会。《纽约时报》认为,虽然尚不明白默克尔婉拒邀约与美国撤军之间是否存在关系,但它们叠加在一起,令外界看到了美国与欧洲大国德国之间的关系“涌现显明裂痕”,“双方在简直所有重要问题上都呈现沟通失败和分歧”,这是前所未见的。

  德国《柏林日报》认为,美国撤军决定将被视为德美关系进入深入分歧期的象征。路透社称,撤军是德美关系又一重要转折点。各界正亲密关注美军在欧洲的军力调整。

  德国外交部长马斯近日表现,美国在德国的军事存在不仅对德国的保险很重要,对美国和整个欧洲的平安也很主要。他将撤军决定形容为对德美关系的“一拳重击”。德国国防部长卡伦鲍尔忠告说,美国撤军对全部北约的伤害将大于对德国本身防守的损害。德国联邦议院基民盟资深议员约翰?瓦德富尔说,撤军打算再次表明,美方不让盟友参加决议进程,这是又一个警钟,“欧洲人要把运气控制在本人手中”。

  《纽约时报》分析称,德国担忧,美国正在从新定义自身国家好处,而一个强盛的跨大西洋联盟并不在美国的斟酌当中。不少官员对跨大西洋同盟战略基本的信赖正在消散。该报认为,在很多欧洲官员看来,“美国已从不可或缺的盟友变成不牢靠的盟友”,这是令人懊丧的转折。

  “美德抵触只是美欧矛盾的冰山一角”

  舆论普遍认为,白宫的撤军表态就像一记“闷棍”,打在跨大西洋搭档关系上,让美德关系、美欧关系裂缝加深。

  针对撤军方案,美国内部反对声音不少。6月9日,22名共和党众议员致信白宫反对撤军筹划,称此举有损美国国家安全和北约团结,并“有利于俄罗斯”。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研究员菲利普?戈登认为,撤军决定在美国国会势必受到两党强烈反对,因而任何实际举动都可能被重大迁延,甚至无法实行。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16日刻意淡化外界的担心。他表示,美方尚未就何时撤军、如何撤军做出终极决定。统一天,美国驻北约大使凯?贝利?哈奇森表示,还没有任何正在进行的撤军筹备,也没有看到任何时光表,“任何实际的规划都还不产生,不应认为美国会分开欧洲和德国”。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称,对美方任何切实削减其在欧洲军事存在的举动,俄方都会表示欢送。美方如能这样做,将有助于缓解地域潜在抗衡和军事政治缓和局面。

  不少专家认为,美国从德国撤出部分兵力,目标主要是敲打德国和欧洲盟友,迫使德国在北约框架下承当更多义务,令美军能够腾出手来调整全球战略部署。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讨员袁征认为:“美德矛盾只是美欧矛盾的冰山一角,基本问题在于欧洲倡导的多边主义与‘美国优先’原则发生抵触。白宫的真适用意应当仍是为了腾出手来推动策略重心东移。”

  另据美联社报道,一部分从德国撤离的美军可能将被部署到中东欧国家。但目前中东欧国家还无奈替换德国在美军海外基地中的位置。对此,美国纽约大学国际关联名目主任迈克尔?威廉姆斯认为,美国从德国减少驻军“并不理智”,而将从德国撤退的美军部署到中东欧国度,更是“荒诞而昂贵的”。

  (本报华盛顿、柏林6月17日电) 


  《 国民日报 》( 2020年06月18日 17 版)

(责编:牛镛、杨牧)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