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铜仁市综合门户网 > 正文阅读

杜甫的盛唐:人生不能只有“现实”的悲壮,还要有“浪

发表日期:2020-09-16 20:17  作者:admin  浏览:

说起杜甫,他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身份恐怕无人质疑??他深刻而广泛地记录了那个丧乱的时代,记录了自己颠沛的一生,其数量和质量几乎无人能与之比肩。但要说他也是一位浪漫主义诗人,恐怕有不少人要反驳。

事实上,杜甫诗的成就不仅表现在现实主义上,还表现在浪漫主义地反映了人民的理想和追求,反映了人民的精神生活中最隐蔽也最深刻的心灵世界。

杜甫诗作的浪漫主义特质和他的现实主义成就一样的突出,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是杜甫诗的一对矫健的翅膀,都一样的有力,一样的善于飞翔。

不看到这一点,也就是没有看到杜甫的全人,没看到杜甫的整个创作。01 对美好未来的憧憬和渴望的理想主义

杜甫诗歌的浪漫主义中最杰出的内容,是充满了对美好未来的憧憬和渴望,是一种建立在崇高的人道主义精神上的理想主义。

杜甫反映了热烈的憎恨,一种对更好命运的成熟的憧憬,一种摆脱过去的愿望。在他的后期诗作中,常常在抒发个人的悲凉、凄苦和不幸的遭遇时,在叹息和描写劳动人民的灾难时,流露出他的理想主义。虽然有时只是一两句,但却闪现着深邃的内在的光芒。可惜这一点却常常被人忽视。

诗人的理想主义决不仅仅是从他个人的遭遇出发,而是和对劳动人民的深切同情与关怀联在一起的,是和对社会现实的不满联在一起的。因此,这理想主义的光芒就显得难能可贵。

杜诗里多次出现千百年来人们所幻想着的字眼:乐土与桃源。

诗人告诉我们,他的迁徙、流浪是“有求彼乐土”,是“无食问乐土”的。“桃园费独寻”是他生命到了最后时唱出来的。他追求、呼号了大半生,可是“乐土”与“桃源”并不存在,枉费了他的精力。可以说这是诗人的一次醒悟,一次总结,但是已经迟了。他只留下了他执着追求的诗句,这诗句能够使人为之同声一哭:“桃源人家易制度,橘洲田土仍膏腴。潭府邑中甚淳古,太守庭内不喧呼。”《岳麓山道林二寺行》

这里,“不喧呼”,是不吹五喝六虎假虎威,意味着官吏不欺压人民。而诗人一生最憎恨的,恰恰是那些作威作福凶横霸道的官吏。诗人的“桃源”标准应该说是很低的,可是这正说明“不喧呼”的官吏们太少了,因此,诗人才特别写了那位太守。而且这倒底并非诗人所构画的乐土、桃源的全部:“锋镝供锄犁,征戍听所营。冗官各复业,土著还力农。”《往在》“众僚宜洁白,万役但平均。”《送陵州路便君之任》“狱讼永衰息,岂唯偃甲兵。”《同元使君春陵行》

他向往着一个没有贪官、冗官,人们各得其业的平均社会。在这个社会里,甚至连监狱以及争吵诉讼也没有。这便是诗人理想的王国,他的“乐土”和“桃源”。

在诗人流徙、逃亡的几十年中,战争从来没有停息过,给人民带来沉重的负担。因此,诗人在追求他的理想社会的过程中,大声地呼号:“安得壮士挽天河,净洗甲兵常不用?”《洗兵马》“安得务农息战斗,普天无吏横索钱。”《昼梦》“焉得铸甲为农器,一寸荒田牛尽耕。牛尽耕,蚕亦成。不劳烈士泪滂沱,男耕女织行复歌。”《蚕谷行》

Power by DedeCms